生存模式的较量——深圳装饰行业的启示

原创发布日期  2016年10月



【编者按】2012年初,本网发表了《深圳装饰行业何以迅猛发展?》这篇原创分析文章,阐述了深圳装饰行业“分工合作”的运作模式相较于“全链条”运作模式的幕墙行业的不同及给幕墙行业的启示。四年后的今天,随着大环境的变化,深圳装饰行业的这一运作模式,相较于幕墙行业的传统运作模式,显示出了更大的优势。本文就是承接《深圳装饰行业何以迅猛发展?》一文,再续深度探讨。



如上图所示,我国近十年的GDP运行态势,从高速增长逐步趋缓。作为与基础建设投资息息相关的建筑行业,随着GDP增速的趋缓,建筑业的大环境必不如早些年快速增长期的繁荣。这是建筑业在“新常态”环境下的基本局面。近年来我们也时常听到很多幕墙企业感叹市场越来越难做,“没活干”。但是,状况真的是这样吗?请看如下四个相关上市企业的营收大数据:



“江河创建”和“远大中国”是幕墙行业的两大龙头企业,而“广田股份”和“洪涛股份”则是深圳装饰行业的两大代表企业。


如果净看江河、远大这两个公司的数据,会令人觉得幕墙似乎越来越不好做,江河的营业额还在增长,但是净利润却不大不如前,而远大除了营业额逐年缩窄,2015年甚至录得将近两亿港元的亏损。这是幕墙行业老大的数据,宏观上也揭示了幕墙行业的基本状况。


那么我们再看广田和洪涛两家公司的数据,很显然,从营业收入的变化,反应的和幕墙行业的基本状况一样,证明这是大市场环境的基本状况,然而,广田和洪涛在净利润与营业总收入的比值——即盈利能力,很显然就比幕墙企业大得多。广田的营业额只有江河的一半,但是净利润和江河相差无几。而洪涛则更牛,30亿的营业额创造了3.4亿的净利润!


我们在《深圳装饰行业何以迅猛发展?》一文里,通过建筑装饰项目的运营环节(如下图)及“分工合作”的装饰行业运作模式与“全链条”的幕墙行业运作模式的比较,揭示了装饰行业运作模式的特点及其优势(本文不再冗述)。然而在2012年当时的市场大环境下,这种优势差距并不明显,因此我们的分析也并未收到幕墙企业的重视,而在市场环境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两种运作模式的优势差距变得十分明显,其原理就是本文要阐述的核心。



我们并不否认,在市场环境优越,尤其是四万亿投资拉动的基建规模之下,幕墙行业全链条运作模式像远大、江河这种大兵团作战更有利于进行统一指挥和攻城略地,而在市场环境发生转变的时候,就像江河的报表呈现的数据一样,营业额虽然增长,但是利润却下降。而深圳装饰行业的两个代表企业却呈现利润率并没有下降,而且洪涛股份还显示出利润的增长。相比之下,显然幕墙企业盈利能力较弱。营业额在,利润却低,不是盈利能力弱是什么?而幕墙和装饰同属建筑装饰领域,既做装饰又做幕墙的装饰企业为什盈利能力就比幕墙企业要强大呢?是装饰比幕墙好做吗?装饰细分作业更多,幕墙相对单一,比起幕墙工程,装饰工程耗费的人力物力等资源要比幕工程多得多。显然不能说装饰比幕墙好做。装饰工程的特点决定了做装饰工程不可能一个企业全部把各个细分单项全部做下来,合作共赢的模式就是装饰企业的DNA,今天可以用“生态平台”这个词语定义装饰企业的特征。


幕墙企业只有一个老板,下属的分支机构全部是中央集权制度的管理模式,而装饰企业是一个大企业里包含了许多小老板,无数个项目,由无数的小老板及其团队进行利益最大化的整合,群体的共同利益,是各组成部分的核心利益体现。在利益最大化的驱动下,减少损耗,提高效能,进而实现最优组合,这是一个生态环境的进化历程。可以这么说,装饰企业的运作模式,是建立在利益最大化驱动下的资源最优组合,因此可以理解为是一个生态平台,装饰行业的这一模式也可以称为生态模式。而这却往往被幕墙业界嗤之以鼻的“挂靠”模式。然而,这种被认为是“挂靠”的组合形式具有独到的灵活性,你好,才会愿意彼此挂靠,吃亏了下次就不跟你挂靠了,所以被幕墙人看贬的所谓“挂靠”,其实是一种灵活的自由选择和优胜劣汰的互补合作关系,而维系这一关系的就是彼此是否能够实现利益的最大化,其体现的是一种互补合作,共存共荣的生态圈。


目前,政府号召 “大众创新,万众创业”,而这个万众创业就是人人当老板。很实在,开门七件事,不当家不知柴米油盐贵,只有站在老板的角色,才会为自己生存和发展的核心利益拼命。如果在这个生态环境里的每一份子,都为了自己的核心利益而努力,当每一个环节都是赚钱的盈利的,试问,这个项目能亏么?因此幕墙企业中央集权式的全链条管理模式与装饰企业人人当老板的生态模式,孰优孰劣,不言而喻。当前,政府提出去除僵尸企业。什么是僵尸企业?就是效能低下的国企。国企的老板也只有一个,就是国家。国企有国家供养,赚了亏了都是国家的,出现效能能低下,贪污腐化这些状况并不鲜见。而也只有国企才有“资格”成为僵尸企业,而民营企业基本上是没有资格称为“僵尸企业”的,民企的生存环境就是市场,按照优胜劣汰的游戏规则,生存不下来就被自然淘汰,没有人管你。所以民营企业的老板都必须为自己的核心利益去拼搏去优化。所以今时今日,政府提出“去僵尸企业”和“大众创新,万众创业”的口号形成的反差,恰好体现了这个道理。


在德国,工业化水平是很高的,我们也发现这样一个特色,德国几乎没有什么大型企业,都是专心专注做配套的中小型企业居多,这些企业的相互组合,则成就了德国非常有竞争力的工业实力。可见,德国的工业也是建立于一个良好的生态环境。在整个欧洲笼罩在欧债危机的阴影下,德国可以凭借其强大的国际竞争力第一个走出困境,工业生态的模式功不可没。而这种生态模式并不是与生俱来,而是经过环境的洗礼,在优胜劣汰下进化使然。


结语:广田和洪涛都是深圳的企业,深圳这个南方的城市,是我国市场经济的前沿,也有人说南方有做小老板的生态和氛围,其实这与南方对外开放得早,对市场环境适应的早,是历史发展的进化形成的这一生态特征。而北方则沿袭计划经济的烙印比较深厚,在指令性的洪流式的发展阶段,这种高度集中的全链条作业模式,也许能体现其规模效应,但是在L型的常态化市场环境之下,这种像深圳装饰企业形成的装饰生态产业链,则会显示出独特的生命力。


“装饰”正逐渐进军“幕墙”。而我们必须看到的是,他们是携着一种生态链条的模式进入幕墙领域的。这种生态的模式正是经历改革开放多年来,经受市场化洗礼的进化结果。那么这种模式是否需要引起传统幕墙企业的警觉呢?而这个警觉是什么呢?是否应该研究和关注对方的生存模式呢?


门窗幕墙行业原创深度分析报导系列文章是沃二一门窗幕墙网原创作品,未经许可不得转载(包括全文转载或部分摘录),请尊重原创,盗版必究!


写下你的评论吧